日期:2018-03-29

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總。很久沒有坐過公車了,有一天,他想體驗一下平民的生活。他投了幣,在一個靠窗邊的座位坐下來。好奇地打量着周遭的人,他前面坐著懷孕的婦女,身後是個老人,這些人每天擠着公車,但依然很快樂。他對面有一個美女,他可以盡情地欣賞。到了下一站,上來的人多了,美女被人遮住了。看不到,就閉上了眼睛,回味着那女人的曼妙風情。忽然,有個尖利的聲音:「你就不能給讓個座啊?一個大男人一點都不紳士!」他睜開眼,看到一個婦女抱着一個嬰兒,站在他前面。而那個發出尖利聲音的女人繼續對着發愣的他吼道:「瞅什麼瞅,說你呢!」全車的人都朝他這裏望過來,他的臉刷的一下紅透了。趕緊站了起來,把座位讓給了那個抱孩子的婦女。下一站,他下了車,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出這麼大的醜,下車前,他再看了一眼那個牙尖嘴利的醜女孩。公司要招聘,在面試的時候,他親自進行把關。他見到了一個面熟的人—那個讓他出醜的女孩。終於有報復的機會了。女孩也認出了他,神情頓時緊張起來,額頭上沁出了汗水。「你把我們每個人的皮鞋都擦一遍,你就可以被錄用了。」他對她說。她站在那裏,猶豫了一會,家裏的經濟已經告急,太需要這份工作了。儘管自己有高學歷,也有能力,但因爲長得醜,被很多公司拒之門外。只要她放下自尊,爲他們擦一次皮鞋,就有機會獲得這份工作。他斷定這女孩是不會屈尊的,沒想到她竟然同意了。她找來鞋刷子,蹲下來,逐一替這幾位考官們擦鞋。最後到他了,他還故意翹起二郎腿。忽然,他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女孩在車上雖然刺傷了他,但卻是爲了做好事。他向部屬要來檔案,她的筆試成績第一,遙遙領先於其他人。從各方面來看,這女孩都是出色的。再說,自己也總不能食言吧。於是,他當衆宣佈,她被錄用了。她並沒有顯得過於興奮,只是微微地向衆考官們道了聲謝謝。然後一字一頓地對他說:「算上您,我一共擦了5雙鞋子,每雙20元,請您付給我100元。」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女孩會這樣說,只好給了她100元。女孩拿着100元,走到公司門口一個撿垃圾的老人身邊,把100元送給了老人。從此,他對這個女孩刮目相看。女孩在日後的工作中,表現非常出色,完成了多項艱鉅的任務。有一天,他忍不住問她:「當初我那樣難爲你,你心裏有沒有怨念?」女孩卻答非所問:「我彎下腰,只爲了換一個可以昂起頭的機會。」 

日期:2018-01-17

【愛其實很簡單 x 嶺東九把刀】小時候不懂,時常看電視偶像劇,就覺得愛情好像就這麼一回事,一定要愛的爐火純青、水深火熱,這麼的瘋狂才叫愛,因此,我便開始好奇,好奇為什麼爺爺奶奶平常也沒接吻也沒說什麼甜言蜜語,一般情侶會做得事情,在爺爺奶奶身上,似乎非常罕見,難道爺爺不愛奶奶嗎?又或者是,奶奶不愛爺爺嗎?小時候便會開始想這個問題,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了爺爺,你愛奶奶嗎?爺爺點了頭,嘴角上揚了起來,然後沈默了一下下,便輕輕地在我耳邊告訴我,等你以後長大就知道了!還記得有一年,家裡差點失火,奶奶當時炸了一鍋魚,結果忘記關火,等想到時煙霧已瀰漫整個廚房,奶奶一時緊張慌了手腳,急著拿起火堆裡面的鍋蓋,試圖蓋住有火源的鍋子,意外發生了,奶奶中度灼傷,需要殖人工皮,同一年,奶奶又出了車禍,家裡變得一團亂,只見當時在醫院照顧到最後的是爺爺,早也照顧,晚也照顧,甚至還怕奶奶一個人在醫院會害怕,直接枕頭棉被打包睡在醫院照顧奶奶,ㄧ照顧就是好幾個月,即便是我們這些後輩希望爺爺可以先回家休息,讓我們來照顧就好,爺爺也堅持一定要在身邊陪著奶奶,直到奶奶傷好為止。頓時間,我才明白,愛其實很簡單,一種扶持的愛也是愛,雖然不像電視那樣,愛的轟轟烈烈、愛的你死我活,但爺爺和奶奶數十年的結婚生活,為整個家犧牲了這麼多,互相扶持的愛已經是我們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日期:2018-02-02

【無盡的眺望 x 穎川喵】那些年,我們還是青春洋溢的中學生,你在男生班,我在女生班,雖然只相隔幾間教室的距離,卻因校規在走廊中間畫出無形的分界,幾乎沒有交集。交集的開始是某學期慵懶的午後,同一間社團教室裡,台下睡眼惺忪的我,被台上那自信流利的英語自我介紹驚醒──是你。於是,小巧的日記本出現了你的名字,隨之是各種花癡的字樣。而下課後假裝不經意的眺望,似乎成了煩悶課業外的小確幸。但,你不知道。那四年,我們都進了「離家近」的大學,你在天龍國,我在農業首都,雖然同身處在海島台灣,卻相距了兩百多公里。然而,拜科技所賜,讓我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一邊研究愛情攻略,一邊與你建構起無話不聊的默契,一步步佔領你敞開的心房。而每次難得一見、散場時眺望,灑脫揮別的手仍緊握一絲眷戀。幾年後的告白,你說,那時其實已經喜歡上我了,但,我不知道。那學期,我到大陸當交換生,你在臺北,我在上海,雖然擁有相同的時差,放眼望去卻是一片汪洋。深怕客死異鄉的我,起草了人生第一封遺書,寫下想對每位親朋好友說的一句話。來到眼前你的名字,回憶起這段越界不了的友誼,筆尖深深刻下滿肚子的不甘願:「你真難追!」或許,友情能走得比愛情長久吧?我這麼自我安慰著。而眺望一路走來曖昧不明的路,通往的亦是一片茫然。該放棄嗎?誰知道。這些年,我們各自在人生路上打拼,追著不同的夢想,經歷不一樣的際遇,不變的是遙不可及的距離。劇情走線看似就要悲劇收場了,然而,已成熟懂事的我們,因為這無法改變的距離,讓我們有充沛的時間,了解彼此,看見對方最真實的一面;同時保有自己的空間,享受獨處,提升自我的安全感;更因為長期的非見面溝通,讓我們學會善用照片和文字,分享周遭的一切,也懂得傾聽與回饋;最重要的,我學到多愛自己一點,才能活得跟你一樣自信光彩──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來眺望的,是我所嚮往成為的自己。最後,該是答案揭曉的時刻了。那一天,表白後的我們,確認彼此心意,但,沒決定在一起。這劇情急壞了關心我的好姐妹,我則悠然一笑:「沒關係,再讓他掙扎一下。」像是摸透獵物習性的狩獵者,又像破解你大腦程式的終極駭客,不急不徐的等待手到擒來的那一刻。幾個月後的現在,終於,我們在一起了。而我知道,這漫漫長路上,即使距離再遙遠,有你在心靈深處的平凡相依,將會是我無盡的眺望。

日期:2018-02-02

我們是不是常常對最親近的人(父母、子女、另一半)的動不動就發脾氣,一股腦地把憤怒往對方宣洩,絲毫不在乎對方受傷......這是一個父親的省思......--「父親備忘錄」李文斯敦、朗德(W. Livingston Larned)孩子,請聽我說。雖然你睡得正熟,一隻小手掌壓在臉頰下,你的頭髮微濕,卷曲的黏貼在上面。我偷偷溜進你的臥房,因為剛才在書房看報的時候,內心不斷地受苛貴,終於帶著愧疚的心情來到你的床前。我想了許多事,孩子,我常常對你發脾氣。早上你穿好衣服準備上學,胡亂用毛巾在臉上碰一下。我責備你;你沒有把鞋子擦乾淨,我責備你;看你把東西亂扔,我更生氣對你吼叫。早餐的時候也一樣。我常罵你打翻東西,吃飯不細嚼慢嚥,把兩肘放在桌上,奶油塗得太厚等等。等到你離開餐桌去玩,我也準備出門,你轉過身,揮著小手喊:『再見,爸爸!』我仍皺著眉頭回答:『肩膀挺好!』到了傍晚,情況還是一樣。我走在路上,偷偷觀察你,看見你跪在地上玩玻璃彈珠,腳上的襪子都磨破了。我不顧你的顏面,當著別的孩子面前叫你回家。並對你吼說長襪子是很貴的,你要穿就得愛惜一點!想想看,孩子,這話居然出自為人父親的口裡!記得嗎?就是剛才,我在書房裡看報,不耐煩的叫道:『你要什麼?』你不說一句話,只是快步跑過來,雙手攬住我的脖子親吻。你小手的力量顯示出一份情愛,那是上帝種在你的心田裡,任何漠視都不能使其凋萎。你親過我就跑上樓了。孩子,就是那時候,報紙從我手中滑落,我突然覺得害怕。我養成了怎麼一個壞習慣啊!挑錯、呵斥的習慣──這就是我對待一個小男孩的方法!孩子,不是我不愛你,只是對你,只是對你的期望過高,不自覺地用自己年齡的標準去衡量你了。其實,你的本性裡有許多真善美,你小小的心靈就像剛從山頭昇起的陽光一樣無限美好,這可以從你天真自然、不顧一切跑過來親吻、道晚安的動作看出來。孩子,今晚其餘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在黑暗中跪到你床邊,深覺愧疚!這是一種無力的贖罪。我知道你未必懂得我說的這一切。但是,從明天起,我會認真做一個真正的父親!要和你結為好朋友,你痛苦的時候和你一起痛苦,歡樂的時候同你一起歡笑。我會每天告訴自己:『他只不過是個男孩.......一個小男孩!』我實在不該把你當成大人,孩子,像我現在看到的你,疲倦地蜷縮在床上,完全還是嬰孩的模樣。記得昨天你還躺在媽媽懷裡,頭靠在媽媽肩上,我要求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日期:2018-02-02

【兔子之歌 x Ciriatto_羅夏】  「…所以你就給她眼藥水,還有一封無名信?」那隻咖啡色花兔咀嚼著食物,嘴裡彷彿如此說道。  「是啊。」  「難道你不怕被人冒充嗎?」  「沒差吧,我只要她知道,有個人喜歡她就好,不用回答。」  「這我就搞不懂,你是白癡,還是怕受傷?」  牠圓潤的雙眼注視著我,雙唇就像不曾歇息,用一句話語,強調出我內心恐懼。  「…只是想做個測試罷了,沒什麼。」  試驗在心碎後是否還會被情感影響,就算最後留在她身邊的不會是我。  「聽你這樣說,我想你應該是白癡,竟然想要沒結果的感情,你知道愛是什麼嗎?」  「我只知道“愛是付出,不是取得",所以…我會試著付出…」  在愛情到來之前,沒人知道其中滋味;當愛情來到之時,沒人看清她的樣貌。或許我對愛不甚了解,但只要她能幸福,我不在她生命中也可以。這看來像是自我意識過剩,其實我明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提早結束,落得輕鬆。  「所以~你幫她處理課業外的工作,天凉偶爾送熱飲?」  「總比跳求偶舞暴露自己來得好吧。」  「…那有誰知道你喜歡她這件事?」  「只有幾個。放心吧,他們不會說出去的。」  「…你還真變態。」  「就算我變態,也會跟她保持距離。」  「騙子。」嘴裡不饒人的兔子,後腳撓著耳朵,隨後一臉欠揍打著呵欠。「反正就快畢業了,不用再被她困擾啦。」  牠的話使一份情緒卡在胸口,難以細分,這感覺從那時開始糾纏著我,直到畢業,甚至更久。  兔子是種不可思議的生物,牠的雙耳彷彿能聽見自己心底聽不見的聲音。  「畢業要三年了,那她幸福嗎?」  沒想過如何確認,但或許是時候了。「就破例,去找她吧。」  「其實你想見她吧。」  不否認有想見她的念頭。撥出電話,聽筒傳來她的聲音,我心中喜悅卻也感覺沉重,畢竟早已決定好.這次見面後將不再想她。  與她約好時間,在那將停運的遊樂園見面。  提早來到赴約地點,等待一段時間後,她帶著笑容出現在我眼前。我們沒有牽手,只是玩耍,聊著彼此對這裡的回憶,瞭解她的近況,也明白,她的生活不需要我。  天色漸暗,時間將至尾聲,離開這將不再營運的樂園,這情感,也該落幕。  「…謝謝你,默默的支持,也謝謝你的眼藥水,這些事我都聽說了。」  意外的道謝取代告別的結尾,我想裝傻否認,但腦中的兔子卻狡猾的將思緒綁架。  「我喜歡你默默做的一切,謝謝你。往後的日子,我會試著回應你的感情。」  千頭萬緒的我,卻只能勉強湊出一句。「…我喜歡妳。」  而她臉龐微紅,看似答應輕鬆。  「嗯,我也喜歡你。」  或許妳不曾聽過兔子的聲音,但妳一定沒想過,牠們的歌聲其實很美妙…。

日期:2018-02-02

【愛在民國76年 x 澤井宗介】「X!XX啦!」儘管過了三十年這句話她仍記憶猶新,因為這是她到遊藝場找朋友碰見他時第一句聽到的話「那是誰啊?罵那是什麼意思。」她轉頭問姐姐,姐姐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一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生邊罵髒話邊敲打著機器,她心想「真粗俗。」一週後,同事介紹了一個新人,「這不就是那個粗俗的男生嗎?原來是新同事。」認識他以後才知道雖然他土裡土氣講話又粗俗卻是個孝子且待人真誠,於是他們成了朋友,四個月後他去當兵了,每次放假他都會要朋友帶他到她家開的宮廟拜拜,就這樣過了一年,某天他問她「我能追妳嗎?」她說「我記得你說過不會喜歡年紀比自己大的女生,我大你四歲,所以我們不可能。」他慌張的說「但是我也記得我後面還有說一句,除非那個女生很特別。」於是他們就這樣交往了,她是文靜且非常保守的女生,因此給他載都不會抱他甚至在中間隔一個包包,有天他生氣的說「妳有必要離我這麼遠嗎?別人會以為我是變態。」她才慢慢對他卸下了心防。交往五年後,他也退伍三年了,工作穩定,他決定求婚,女方家長也同意了,但就在訂婚的前夕,她說「我不想結婚了,我們分手吧,我要去當尼姑。」她的父親是個娶小老婆且會家暴的男人,而且男生的母親並不喜歡年紀比自己兒子大的她,因此她不僅不相信男人也害怕婆婆會欺負自己,他說「妳要是去當尼姑,妳去哪間廟我就去放火燒哪間。」她非常天真,竟然就因此妥協,結婚了;婚後如她所料,婆婆待她非常嚴厲,時常趁兒子不在時欺負她,即使有身孕依舊要她爬上櫃子打掃,但他雖然是個孝子卻是愚孝,面對自己母親這樣虐待老婆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她非常寬容的就這樣過了二十年。「甲狀腺癌,氣管因長年壓迫已變形,非常危險,長年的壓力讓她情況非常棘手」手術進行到一半醫生發現異狀請他進手術室談話,醫生打開門那瞬間他看見她躺在手術台上頸部被打開血淋淋的畫面,醫生的宣判句句打入他的心,他自責這些年來沒好好照顧她,但這時的他只能祈禱她平安無事祈禱老天再給他一個機會好好照顧這個女生。或許是老天聽見了,手術非常成功,她恢復的也很快,現在,他不會再讓任何人用任何身分欺負她,幾乎每天晚上都開著車載她去喝咖啡兜風,每天早起替她載女兒去上學,寧可自己辛苦點就為了讓她多睡一下,家事也盡可能的幫她做,深怕失去她;一個文靜奉公守法的資優生,一個粗俗凶神惡煞的學校霸王,誰也沒想到她會嫁給他,經歷無數波折,他們沒放棄,而故事將持續下去。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