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1-17

【愛其實很簡單 x 嶺東九把刀】小時候不懂,時常看電視偶像劇,就覺得愛情好像就這麼一回事,一定要愛的爐火純青、水深火熱,這麼的瘋狂才叫愛,因此,我便開始好奇,好奇為什麼爺爺奶奶平常也沒接吻也沒說什麼甜言蜜語,一般情侶會做得事情,在爺爺奶奶身上,似乎非常罕見,難道爺爺不愛奶奶嗎?又或者是,奶奶不愛爺爺嗎?小時候便會開始想這個問題,直到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了爺爺,你愛奶奶嗎?爺爺點了頭,嘴角上揚了起來,然後沈默了一下下,便輕輕地在我耳邊告訴我,等你以後長大就知道了!還記得有一年,家裡差點失火,奶奶當時炸了一鍋魚,結果忘記關火,等想到時煙霧已瀰漫整個廚房,奶奶一時緊張慌了手腳,急著拿起火堆裡面的鍋蓋,試圖蓋住有火源的鍋子,意外發生了,奶奶中度灼傷,需要殖人工皮,同一年,奶奶又出了車禍,家裡變得一團亂,只見當時在醫院照顧到最後的是爺爺,早也照顧,晚也照顧,甚至還怕奶奶一個人在醫院會害怕,直接枕頭棉被打包睡在醫院照顧奶奶,ㄧ照顧就是好幾個月,即便是我們這些後輩希望爺爺可以先回家休息,讓我們來照顧就好,爺爺也堅持一定要在身邊陪著奶奶,直到奶奶傷好為止。頓時間,我才明白,愛其實很簡單,一種扶持的愛也是愛,雖然不像電視那樣,愛的轟轟烈烈、愛的你死我活,但爺爺和奶奶數十年的結婚生活,為整個家犧牲了這麼多,互相扶持的愛已經是我們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日期:2018-02-02

【無盡的眺望 x 穎川喵】那些年,我們還是青春洋溢的中學生,你在男生班,我在女生班,雖然只相隔幾間教室的距離,卻因校規在走廊中間畫出無形的分界,幾乎沒有交集。交集的開始是某學期慵懶的午後,同一間社團教室裡,台下睡眼惺忪的我,被台上那自信流利的英語自我介紹驚醒──是你。於是,小巧的日記本出現了你的名字,隨之是各種花癡的字樣。而下課後假裝不經意的眺望,似乎成了煩悶課業外的小確幸。但,你不知道。那四年,我們都進了「離家近」的大學,你在天龍國,我在農業首都,雖然同身處在海島台灣,卻相距了兩百多公里。然而,拜科技所賜,讓我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一邊研究愛情攻略,一邊與你建構起無話不聊的默契,一步步佔領你敞開的心房。而每次難得一見、散場時眺望,灑脫揮別的手仍緊握一絲眷戀。幾年後的告白,你說,那時其實已經喜歡上我了,但,我不知道。那學期,我到大陸當交換生,你在臺北,我在上海,雖然擁有相同的時差,放眼望去卻是一片汪洋。深怕客死異鄉的我,起草了人生第一封遺書,寫下想對每位親朋好友說的一句話。來到眼前你的名字,回憶起這段越界不了的友誼,筆尖深深刻下滿肚子的不甘願:「你真難追!」或許,友情能走得比愛情長久吧?我這麼自我安慰著。而眺望一路走來曖昧不明的路,通往的亦是一片茫然。該放棄嗎?誰知道。這些年,我們各自在人生路上打拼,追著不同的夢想,經歷不一樣的際遇,不變的是遙不可及的距離。劇情走線看似就要悲劇收場了,然而,已成熟懂事的我們,因為這無法改變的距離,讓我們有充沛的時間,了解彼此,看見對方最真實的一面;同時保有自己的空間,享受獨處,提升自我的安全感;更因為長期的非見面溝通,讓我們學會善用照片和文字,分享周遭的一切,也懂得傾聽與回饋;最重要的,我學到多愛自己一點,才能活得跟你一樣自信光彩──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來眺望的,是我所嚮往成為的自己。最後,該是答案揭曉的時刻了。那一天,表白後的我們,確認彼此心意,但,沒決定在一起。這劇情急壞了關心我的好姐妹,我則悠然一笑:「沒關係,再讓他掙扎一下。」像是摸透獵物習性的狩獵者,又像破解你大腦程式的終極駭客,不急不徐的等待手到擒來的那一刻。幾個月後的現在,終於,我們在一起了。而我知道,這漫漫長路上,即使距離再遙遠,有你在心靈深處的平凡相依,將會是我無盡的眺望。

日期:2018-02-02

【兔子之歌 x Ciriatto_羅夏】  「…所以你就給她眼藥水,還有一封無名信?」那隻咖啡色花兔咀嚼著食物,嘴裡彷彿如此說道。  「是啊。」  「難道你不怕被人冒充嗎?」  「沒差吧,我只要她知道,有個人喜歡她就好,不用回答。」  「這我就搞不懂,你是白癡,還是怕受傷?」  牠圓潤的雙眼注視著我,雙唇就像不曾歇息,用一句話語,強調出我內心恐懼。  「…只是想做個測試罷了,沒什麼。」  試驗在心碎後是否還會被情感影響,就算最後留在她身邊的不會是我。  「聽你這樣說,我想你應該是白癡,竟然想要沒結果的感情,你知道愛是什麼嗎?」  「我只知道“愛是付出,不是取得",所以…我會試著付出…」  在愛情到來之前,沒人知道其中滋味;當愛情來到之時,沒人看清她的樣貌。或許我對愛不甚了解,但只要她能幸福,我不在她生命中也可以。這看來像是自我意識過剩,其實我明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提早結束,落得輕鬆。  「所以~你幫她處理課業外的工作,天凉偶爾送熱飲?」  「總比跳求偶舞暴露自己來得好吧。」  「…那有誰知道你喜歡她這件事?」  「只有幾個。放心吧,他們不會說出去的。」  「…你還真變態。」  「就算我變態,也會跟她保持距離。」  「騙子。」嘴裡不饒人的兔子,後腳撓著耳朵,隨後一臉欠揍打著呵欠。「反正就快畢業了,不用再被她困擾啦。」  牠的話使一份情緒卡在胸口,難以細分,這感覺從那時開始糾纏著我,直到畢業,甚至更久。  兔子是種不可思議的生物,牠的雙耳彷彿能聽見自己心底聽不見的聲音。  「畢業要三年了,那她幸福嗎?」  沒想過如何確認,但或許是時候了。「就破例,去找她吧。」  「其實你想見她吧。」  不否認有想見她的念頭。撥出電話,聽筒傳來她的聲音,我心中喜悅卻也感覺沉重,畢竟早已決定好.這次見面後將不再想她。  與她約好時間,在那將停運的遊樂園見面。  提早來到赴約地點,等待一段時間後,她帶著笑容出現在我眼前。我們沒有牽手,只是玩耍,聊著彼此對這裡的回憶,瞭解她的近況,也明白,她的生活不需要我。  天色漸暗,時間將至尾聲,離開這將不再營運的樂園,這情感,也該落幕。  「…謝謝你,默默的支持,也謝謝你的眼藥水,這些事我都聽說了。」  意外的道謝取代告別的結尾,我想裝傻否認,但腦中的兔子卻狡猾的將思緒綁架。  「我喜歡你默默做的一切,謝謝你。往後的日子,我會試著回應你的感情。」  千頭萬緒的我,卻只能勉強湊出一句。「…我喜歡妳。」  而她臉龐微紅,看似答應輕鬆。  「嗯,我也喜歡你。」  或許妳不曾聽過兔子的聲音,但妳一定沒想過,牠們的歌聲其實很美妙…。

日期:2018-02-02

【愛在民國76年 x 澤井宗介】「X!XX啦!」儘管過了三十年這句話她仍記憶猶新,因為這是她到遊藝場找朋友碰見他時第一句聽到的話「那是誰啊?罵那是什麼意思。」她轉頭問姐姐,姐姐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一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生邊罵髒話邊敲打著機器,她心想「真粗俗。」一週後,同事介紹了一個新人,「這不就是那個粗俗的男生嗎?原來是新同事。」認識他以後才知道雖然他土裡土氣講話又粗俗卻是個孝子且待人真誠,於是他們成了朋友,四個月後他去當兵了,每次放假他都會要朋友帶他到她家開的宮廟拜拜,就這樣過了一年,某天他問她「我能追妳嗎?」她說「我記得你說過不會喜歡年紀比自己大的女生,我大你四歲,所以我們不可能。」他慌張的說「但是我也記得我後面還有說一句,除非那個女生很特別。」於是他們就這樣交往了,她是文靜且非常保守的女生,因此給他載都不會抱他甚至在中間隔一個包包,有天他生氣的說「妳有必要離我這麼遠嗎?別人會以為我是變態。」她才慢慢對他卸下了心防。交往五年後,他也退伍三年了,工作穩定,他決定求婚,女方家長也同意了,但就在訂婚的前夕,她說「我不想結婚了,我們分手吧,我要去當尼姑。」她的父親是個娶小老婆且會家暴的男人,而且男生的母親並不喜歡年紀比自己兒子大的她,因此她不僅不相信男人也害怕婆婆會欺負自己,他說「妳要是去當尼姑,妳去哪間廟我就去放火燒哪間。」她非常天真,竟然就因此妥協,結婚了;婚後如她所料,婆婆待她非常嚴厲,時常趁兒子不在時欺負她,即使有身孕依舊要她爬上櫃子打掃,但他雖然是個孝子卻是愚孝,面對自己母親這樣虐待老婆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她非常寬容的就這樣過了二十年。「甲狀腺癌,氣管因長年壓迫已變形,非常危險,長年的壓力讓她情況非常棘手」手術進行到一半醫生發現異狀請他進手術室談話,醫生打開門那瞬間他看見她躺在手術台上頸部被打開血淋淋的畫面,醫生的宣判句句打入他的心,他自責這些年來沒好好照顧她,但這時的他只能祈禱她平安無事祈禱老天再給他一個機會好好照顧這個女生。或許是老天聽見了,手術非常成功,她恢復的也很快,現在,他不會再讓任何人用任何身分欺負她,幾乎每天晚上都開著車載她去喝咖啡兜風,每天早起替她載女兒去上學,寧可自己辛苦點就為了讓她多睡一下,家事也盡可能的幫她做,深怕失去她;一個文靜奉公守法的資優生,一個粗俗凶神惡煞的學校霸王,誰也沒想到她會嫁給他,經歷無數波折,他們沒放棄,而故事將持續下去。

日期:2018-02-02

【不離不棄的陪伴 x 羊】我是一個受過傷的女生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對人的信任在大一下我有一群自認很好的姊妹們我們一群加我8個人直到放暑假第一天才看到他們在臉書發文砲轟我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已經討厭我很久了原因是因為我讓他們有壓力因為當時我家發生很多事我常常不開心他們曾試著鼓勵我但久了覺得厭煩甚至有壓力他們希望我離開他們那群但卻不敢開口直接對我說所以選擇在暑假的第一天發文讓我知道這樣就可以有兩個月的時間不用面對我在那之前曾有感覺他們不喜歡我但問他們也都說我想太多了我就只能選擇相信朋友其實回想在相處中他們都有偷偷欺負和嘲笑我的愚蠢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踩到其中一個女生的全白鞋子他要我坐下直接將他的腳踩在我大腿上拿橡皮擦要我擦乾淨其他人站在旁邊一直笑我當時很難過但覺得只是朋友的玩笑而忍住他們也說只是在和我玩回想起來真的滿蠢的一個人對你笑就當人家對你好全心全意地相信因為他們在臉書砲轟我班上的同學全部站在人多的一方就是他們那一邊而大家也不想惹事都離我遠遠的我就這樣在班上孤立無援60幾個人的班級沒有任何人願意理我一個人上課一個人吃飯分組時也不知哪一組有缺才能勉強讓我擠進去當時真的很難受才大一大二我的校園生活就這樣毀了還要再忍個2.3年有一天也是受不了在班上的環境選擇翹課在學校的天橋上閒晃遇到了一個認識但不熟的學長我試著叫住他他也正好翹課要去吃飯我就跟著他一起去因為我真的很想找人訴苦就順勢將我在班上的事告訴他因為我想和他不熟跟他說他也不會有壓力聽完就忘了沒想到他很認真地將這件事放在心上每天都會傳訊息給我找時間陪我真的讓我很驚訝因為拜那些女生到處造謠所賜全部的學長姊都知道我是一個被班上同學排擠很討人厭的女生怎麼會想和我這種人扯上關係而且學長從我口中聽到的和學長姐們聽到的謠言完全不同但他卻選擇相信我真的讓我很感動學長是個極有同情心的人他覺得我並不像在說謊而且他很憐憫我的處境所以願意陪我渡過相處了一陣子後我們倆在一起了在一起後他才和他的那群朋友說但謠言真的是最厲害的他的朋友們都說他被我騙了勸他早點和我分手他不只沒離開我還拼命的替我辯解我的直屬學姊就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那群朋友裡最有影響力的人我的直屬學姊非常不喜歡我因為大一剛開學在家聚時學姊拼命的問我我不想談的隱私為了避開他跑去和學長們玩牌讓他對我有了非常不好的印象覺得我很花癡只想跟著學長們玩我也知道剛認識聊八卦感情的事比較好聊也明白學姊沒有惡意也是無心的但我當下真的不想談也不敢老實說只好避開卻造成誤會讓我的第一印象爛到不行使學姊們更堅信一定是我有問題才會被班上同學排擠我的學長男友不停地解釋不管他們接不接受他選擇站在我這一邊即使他感覺到他朋友們因為我漸漸遠離他他還是堅持留在我身邊因為班上排擠的事讓我和人相處出現障礙我不知道站在我面前對我笑對我說好話的人他的內心真正的想法是甚麼我很怕和人相處更怕人群總是板著一張臉安安靜靜不願意和人交流他試圖鼓勵我與人相處教我怎麼和人應對他希望我變回他以前第一次見到時的我那個每天大笑總是很吵和朋友打打鬧鬧一起聊天一起歡笑享受大學生活因為他知道其實我真的很希望能有朋友但是因為太害怕不敢往前一步在他的鼓勵及正面思考的影響下我漸漸的願意主動去和班上同學打交道同學們也慢慢解開對我的誤會我在班上也有了一群新的朋友那些女生也因為我和學長在一起也不敢再造謠甚至再傷害我而學長的朋友們也是一直看著我們兩個人相處也漸漸解開對我的誤會本來孤單害怕的大學生活因為他的出現我的生活又變得多采多姿也漸漸的願意相信人有了很多的朋友和更多的笑容即使現在出了社會和他在不同的職場我也能很放心的和同事們相處我很感激他在我孤立無援時相信我支持我給我的不只是愛是一個新的生活現在我能笑著打出這篇文章能勇敢述說被霸凌的事也都是多虧了他愛就是無條件地相信無怨無悔的付出以及不離不棄的陪伴

日期:2018-02-02

【海軍式的愛情 x 愣】你是軍人,我是詩人。當然不是專業的那種詩人,只是我好喜歡寫詩,直到終把你也變成一首詩,這樣想念的時候,只要我擁有一支筆,你便能重複詠唱在我心。我們的愛情很不一樣,我沒有一通電話就能送來的愛心便當;想念時也不能隨心所欲地打電話;當別人在期待聖誕節、情人節趕快來時,我只期待你那一天有放假;而我不是單身,卻還是得時常一個人做許多事情,也因此,我有的是更獨立的自己。一百五十二公里,是我的大學與你的單位的距離。所以每次分開,下次再見面的時間不是以天計算,而是以月計算的。在外人口中,我是個十足的傻瓜,因為生活圈與價值觀的不同,我們經常爭吵,甚至想過分開,把絕大多數精神和力氣都放在軍中的你,認為你沒有盡到一個好男朋友的責任,總不在我身邊也比較沒力氣為我著想,所以我更適合一個,能隨時陪在我身邊給我更多幸福的人,我的確也為了這段海軍式的愛情,流下很多眼淚。很多人問我:跟職業軍人在一起不累嗎?我只回答他們:「他媽的我累死了。」十之八九都會問我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因為要我離開你,更累。」你常擔心在大海游了很久,卻怎麼也找不到岸。男孩我只想要讓你知道:只要你還值得讓我等待,我便願意成為你的岸。

日期:2018-02-02

【沒雲的天空 x 奔】「再也沒有人比我更適合妳,再也沒有人比妳更適合我。」在剛剛晚安的道別中,你說。『您有一則好友邀請。』四個月前,我的社群網站跳出一個男孩跑步的大頭貼,陽光,很陽光的那種,並未多加思索的我點下確認鍵,當下仍沉浸在過往的傷痛、冰冷、黯淡,只將所有關於溫暖、愛、燦爛自動屏除在外的我,竟然遇到了將這一切都毫不保留對我付出的人-你。分開後的日子,在前任陰影下我堅信著前任口中所描述的那個「妳什麼都不會,每樣都要重新教,我好累。」的自己,於是開始學習打理布置環境、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的磁磚刷洗、不在意花費多少金額沾染從未碰的胭脂、每天持續持續地、不停地跑步,用風來帶走汗、好掩蓋氾濫的眼淚,當作疼痛的嗎啡鎮定劑。沒想到跑著跑著,跑向了你,而速度總是比我快的你,先一步來到我的眼前,進入了我的生命,熱情地分享在綠島打工換宿的美景、在素未謀面時篤定的規畫兩人環島、跑鞋快報銷時剛好冒出來問我需不需要、在凌晨四點的黑暗中陪伴孤身在外的我,甚至默默打算在三個月後,從嘉義跑來台中告白,你帶著你的無畏,彷若那向日的葵,對比於我的含羞,一碰就畏縮,但你的每次觸碰,總是能那麼恰巧打動我心中的夢。「告訴我吧,關於他的一切事情,還有妳的所有陰影。」他抱著我在耳際輕輕地說。「你會嚇到的,我不想提他。」「才不會,是妳吧,沒被我嚇跑。」「以後……我不會再讓妳受傷流淚,我們要一起創業、一起出國、一起跑遍全世界……」心中一股暖流衝上眼眶,伴隨著溫熱的淚水,貼緊你的唇瓣,收起膽怯、蓋起所有不安的曾經,我知道這次,我可以勇敢地奔向你。「我要跑也跑不過你啊!哈哈!」我們相視而笑,眼中嘴角盡是藏不住的笑意。「是你,我才知道幸福是什麼模樣。」「是妳吧,沒有妳我不知道還在哪裡漂泊。」「再也沒有人比我更適合妳,再也沒有人比妳更適合我。」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