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2-02

【兔子之歌 x Ciriatto_羅夏】

  「…所以你就給她眼藥水,還有一封無名信?」那隻咖啡色花兔咀嚼著食物,嘴裡彷彿如此說道。
  「是啊。」
  「難道你不怕被人冒充嗎?」
  「沒差吧,我只要她知道,有個人喜歡她就好,不用回答。」
  「這我就搞不懂,你是白癡,還是怕受傷?」
  牠圓潤的雙眼注視著我,雙唇就像不曾歇息,用一句話語,強調出我內心恐懼。
  「…只是想做個測試罷了,沒什麼。」
  試驗在心碎後是否還會被情感影響,就算最後留在她身邊的不會是我。
  「聽你這樣說,我想你應該是白癡,竟然想要沒結果的感情,你知道愛是什麼嗎?」
  「我只知道“愛是付出,不是取得",所以…我會試著付出…」

  在愛情到來之前,沒人知道其中滋味;當愛情來到之時,沒人看清她的樣貌。或許我對愛不甚了解,但只要她能幸福,我不在她生命中也可以。這看來像是自我意識過剩,其實我明白,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提早結束,落得輕鬆。
  「所以~你幫她處理課業外的工作,天凉偶爾送熱飲?」
  「總比跳求偶舞暴露自己來得好吧。」
  「…那有誰知道你喜歡她這件事?」
  「只有幾個。放心吧,他們不會說出去的。」
  「…你還真變態。」
  「就算我變態,也會跟她保持距離。」
  「騙子。」嘴裡不饒人的兔子,後腳撓著耳朵,隨後一臉欠揍打著呵欠。「反正就快畢業了,不用再被她困擾啦。」
  牠的話使一份情緒卡在胸口,難以細分,這感覺從那時開始糾纏著我,直到畢業,甚至更久。

  兔子是種不可思議的生物,牠的雙耳彷彿能聽見自己心底聽不見的聲音。
  「畢業要三年了,那她幸福嗎?」
  沒想過如何確認,但或許是時候了。「就破例,去找她吧。」
  「其實你想見她吧。」
  不否認有想見她的念頭。撥出電話,聽筒傳來她的聲音,我心中喜悅卻也感覺沉重,畢竟早已決定好.這次見面後將不再想她。
  與她約好時間,在那將停運的遊樂園見面。
  提早來到赴約地點,等待一段時間後,她帶著笑容出現在我眼前。我們沒有牽手,只是玩耍,聊著彼此對這裡的回憶,瞭解她的近況,也明白,她的生活不需要我。
  天色漸暗,時間將至尾聲,離開這將不再營運的樂園,這情感,也該落幕。
  「…謝謝你,默默的支持,也謝謝你的眼藥水,這些事我都聽說了。」
  意外的道謝取代告別的結尾,我想裝傻否認,但腦中的兔子卻狡猾的將思緒綁架。
  「我喜歡你默默做的一切,謝謝你。往後的日子,我會試著回應你的感情。」
  千頭萬緒的我,卻只能勉強湊出一句。「…我喜歡妳。」
  而她臉龐微紅,看似答應輕鬆。
  「嗯,我也喜歡你。」

  或許妳不曾聽過兔子的聲音,但妳一定沒想過,牠們的歌聲其實很美妙…。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