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02-02

【愛在民國76年 x 澤井宗介】


「X!XX啦!」儘管過了三十年這句話她仍記憶猶新,因為這是她到遊藝場找朋友碰見他時第一句聽到的話「那是誰啊?罵那是什麼意思。」她轉頭問姐姐,姐姐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一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生邊罵髒話邊敲打著機器,她心想「真粗俗。」一週後,同事介紹了一個新人,「這不就是那個粗俗的男生嗎?原來是新同事。」認識他以後才知道雖然他土裡土氣講話又粗俗卻是個孝子且待人真誠,於是他們成了朋友,四個月後他去當兵了,每次放假他都會要朋友帶他到她家開的宮廟拜拜,就這樣過了一年,某天他問她「我能追妳嗎?」她說「我記得你說過不會喜歡年紀比自己大的女生,我大你四歲,所以我們不可能。」他慌張的說「但是我也記得我後面還有說一句,除非那個女生很特別。」於是他們就這樣交往了,她是文靜且非常保守的女生,因此給他載都不會抱他甚至在中間隔一個包包,有天他生氣的說「妳有必要離我這麼遠嗎?別人會以為我是變態。」她才慢慢對他卸下了心防。


交往五年後,他也退伍三年了,工作穩定,他決定求婚,女方家長也同意了,但就在訂婚的前夕,她說「我不想結婚了,我們分手吧,我要去當尼姑。」她的父親是個娶小老婆且會家暴的男人,而且男生的母親並不喜歡年紀比自己兒子大的她,因此她不僅不相信男人也害怕婆婆會欺負自己,他說「妳要是去當尼姑,妳去哪間廟我就去放火燒哪間。」她非常天真,竟然就因此妥協,結婚了;婚後如她所料,婆婆待她非常嚴厲,時常趁兒子不在時欺負她,即使有身孕依舊要她爬上櫃子打掃,但他雖然是個孝子卻是愚孝,面對自己母親這樣虐待老婆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她非常寬容的就這樣過了二十年。


「甲狀腺癌,氣管因長年壓迫已變形,非常危險,長年的壓力讓她情況非常棘手」手術進行到一半醫生發現異狀請他進手術室談話,醫生打開門那瞬間他看見她躺在手術台上頸部被打開血淋淋的畫面,醫生的宣判句句打入他的心,他自責這些年來沒好好照顧她,但這時的他只能祈禱她平安無事祈禱老天再給他一個機會好好照顧這個女生。


或許是老天聽見了,手術非常成功,她恢復的也很快,現在,他不會再讓任何人用任何身分欺負她,幾乎每天晚上都開著車載她去喝咖啡兜風,每天早起替她載女兒去上學,寧可自己辛苦點就為了讓她多睡一下,家事也盡可能的幫她做,深怕失去她;一個文靜奉公守法的資優生,一個粗俗凶神惡煞的學校霸王,誰也沒想到她會嫁給他,經歷無數波折,他們沒放棄,而故事將持續下去。

  • 分類